返回首页 | 网站地图
当前位置:主页 > 帆船资讯 >
帆船资讯
从航天部“下海”的魏军成了国内民间推广帆船运动的“带头大哥”
发布时间:2016-11-11 10:33 来源:未知
  “中国大帆船航海第一人”魏军的微博ID叫“淹不死的人”,这是他2011年驾驶“厦门号”帆船挑战环球之旅时取的,文字简介透着不羁:我就不相信大海会收留我。  从10月26日15时起,中国航海家郭川已经失联多时,生还希望渺茫。62岁的魏军是郭川十余年的老友,在第十届中国杯帆船赛上,他与同行聊得最多的就是郭川。
 
  上世纪90年代,从航天部“下海”的魏军成了国内民间推广帆船运动的“带头大哥”,他策划并发起了“1997中国海帆船拉力赛”。“那时候,国内根本没有人玩帆船啊,活动本身挺失败的。”
 
  千禧年之后,国内沿海城市兴起了游艇、帆船俱乐部。2004年,企业家汪潮涌创办了美洲杯历史上第一支中国帆船队。3年后,也就是美洲杯创立137年后,中国首个具规模的国际大帆船赛——中国杯帆船赛在深圳大亚湾起帆。十年间,航海俱乐部从个位数发展到一百多家,汪潮涌有一个直观感受,“过去海面上孤零零的,现在是星星点点”。中国杯帆船赛首席运营官晓昱则打了个比方,“现在的帆船就像当年的高尔夫在中国。”
 
  2012年前,兖州青年翟峰在离家乡1小时火车车程的枣庄车站信号工区工作,他偶然从电视上看到“中国无动力帆船第一人”翟墨环球航海的壮举,这打乱了小镇青年30多年的平稳轨迹。翟峰辞掉干了18年的工作,卖了房子和车,花40万元买了一艘二手帆船,取名“彩虹勇士号”,带着妻子和八岁的女儿开始环游世界。两年里,他们游历了9个国家,一路走走停停,一个“航海之家”在探索海洋的过程中逐渐觉醒。
 
  在帆船运动普及的国家,休闲帆船等同于陆地房车。翟峰对“永远在路上”的向往,就受到欧美航海家庭的启发,“印象深刻的是一对德国夫妇带着四个孩子航海7年,船叫toptotop。还有一位英国老爵士夫妇,航海环球20多年。”而在魏军看来,在大海中驰骋都是件很自虐的事情。“航海是意志和勇气结合,有人会晕船、怕水,或觉得危险,所以哪有那么浪漫,夕阳西下,喝着红酒听着音乐,还有美女陪伴。”他打趣道,“陪着你的都是海浪,速度慢又都是浪,简称‘浪漫’。”
 
  魏军的“厦门号”在环球航行时曾绕过南美洲最南端的合恩角,那是世界上最恶劣的航道。海浪经常是几层楼高,几十天不见天日,船员的生理、心理都极为煎熬,其间一名水手在船舱的墙壁上写下“勇敢一点,再坚持一下”。
 
  “中国人从过去不认识海,到现在知道海是怎么回事,郭川这次也告诉了大家,太平洋(5.350, -0.03, -0.56%)是怎么回事。”魏军说。
 
  最近两届中国杯,庞辉与IRCA组冠军失之交臂。他是香港最早一批玩帆船的人,1989年即当选香港皇家游艇会首任华人会长,参赛经验丰富,实操能力极强。“中国杯开始的时候,只有庞先生的船在跑,别的船都跟不上。”魏军回忆。
 
  庞辉今年72岁,一头灰发总像是被迎风吹过,脸颊黝黑泛红。十年前,他的“自力号”船队从香港出发,第一次出征中国杯深港拉力赛,因为边防手续复杂,迟迟无法靠近深圳海岸,“很多后到的船只排队到十海里之外”。
 
  “不要再看香港啦,内地很多方面远远跑过香港了。”庞辉听力不佳,若是听不清楚,就笑眯眯不说话。他是香港富豪庞鼎元的二公子,自小过着富家子弟的生活。35岁那年,他和家人在马来西亚旅行,租了艘小帆船下海却差一点弄坏,回来后立马花6000多港元买了条13英尺的小船,翌年又购入一条40英尺的船。
 
  在庞辉看来,在写字间做买卖要看行情,玩帆船也要眼观八方,“每一个时候都要看,要判断。”他最为人津津乐道的商业案例,是1997年将新界调景岭的场地以127亿港元高价卖给新鸿基地产和太古集团,避过了次年的亚洲金融危机。庞辉告诉《第一财经日报》,帆船就是叫人多看一点,看风看海,高尔夫则是要静心,总之都没什么“高大上”。
 
  全家投身航行的第一年,翟峰一家的关系变得紧张起来。“平常我们是一家人,相处很缓和,但在海上会很尖锐,比如船的方向要往哪、航线距离问题等。”磨合了一整年,翟峰和妻子才明确了各自的定位与分工。他也切身了解到西方大航海时代对社会塑造和文明提升的作用。